歡迎來到東莞市凯时娱乐地坪漆淨化工程有限公司官網!

凯时娱乐地坪漆— 專業的耐磨地板漆廠家施工商
誠信經營 創新發展
凯时娱乐地坪漆定製谘詢熱線:
13686181807
凯时娱乐專業地坪漆生產施工商
當前位置:首頁 > 資訊中心 > 行業新聞 >

地坪漆廠家淺析中國人過得好不好,吃個宵夜就

文章出處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氣: 發表時間:2018-09-07 11:00:04
地坪漆廠家淺析中國人過得好不好,吃個宵夜就知道

美食,是自帶流量的長盛大IP。而通宵營業的食肆,則是人間冷暖故事的最佳孕育基地。

日本的《深夜食堂》,暖則暖矣,實則不合我國國情。前陣子熱播的《人生一串》,看似熱辣生鮮,卻不免有一絲單調。

按文化君的好朋友阿雅姐姐所說,宵夜二字,可不是幾串燒烤所能概括的。


《人生一串》

他有他的小龍蝦,我有我的毋米粥。觥籌交錯間,都是生活。

而你,又是以下故事中的哪一位主人公?





不知從何時起,城市的夜晚變得格外漫長。盡管勞心勞力一整天,下了班仍不想回家,躺上床仍輾轉反側。

何以消此永夜?



宵夜,成了人生喘口氣的時刻。

一份合胃口的食物,一個可以傾訴的人,生活便可以繼續。


 成都
一把吉他,幾個兔頭
誰的青春不迷茫


錦裏牌坊對麵那家宵夜攤的兔頭,薰兒從小吃到大。直到她上大學,還帶著男朋友偷偷翻牆出來宵夜。

男友彈吉他,一曲接著一曲,薰兒吮著兔頭聽得陶醉,這樣清涼的夏夜,是成都最美的時光。


兔兔那麽好吃,怎麽可以不吃兔兔

薰兒已經不記得,她和男友有過多少次這樣的宵夜。她隻記得,最後那一次,男友跟她說,畢業以後他要去北京。

“唱歌、拍戲,就要到北京去。做藝術,更要到北京去。”

那我呢?

薰兒家在錦裏有一間手信店,老媽說了,等她畢業,在寬窄巷子給她再開一間。“熊貓頭不是很火嘛,你讀美術這幾年,依冬瓜畫葫蘆,總能養活你自己……”


沒了男票,我還有成都宵夜

那年夏天以後,薰兒再也沒見過男友,偶爾宵夜吃兔頭的時候,她會在成都,暢想一下北京的夜晚。


 北京
程序猿擼過的串兒
都是寂寞


中關村的程序猿千千萬。趙毅是從深圳來的“過江龍”,直接殺入公司的中高層,已經不是20歲的愣頭青了。

夜裏11點下班是常態,此刻中關村附近的食店正是最旺之時。今晚,剛入職的小誌拉著他去烤串,滋滋冒油的羊羔肉頗得趙毅歡心。來北京大半年了,他第一次喝酒。



酒過三巡,小誌說起自己有個女朋友,挺漂亮的,等這份工穩定了,就求婚。趙毅聽罷苦笑說,上個月他剛回深圳辦完了離婚手續。

妻子是大學同學,趙毅PK了全班54個男生,追到明媚的她。婚後她跟著他到深圳,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。但這一回,她不再跟他到北京了。

“工作為了什麽呢?為了家人嗎?可這些年,家好像隻是睡覺的地方,回家隻是為了第二天能再上班而已。”


 青島
生猛海鮮,一起斷片
男兒還怕尿酸高?


太陽都曬屁股了,阿肯還沒起床。昨晚在閩江路又喝得爛醉,連怎麽回的家都不記得。

跟玩車那幫哥們在一塊,阿肯是真·開心。昨晚讓他飆了回第一,哥們幾乎是抬著他進閩江路。慶功宴上,椒鹽皮皮蝦都不知加了多少盤。

啤酒大概喝了幾十打。阿肯是地道青島男,逢啤酒必青島,其他牌子在他眼裏都是垃圾。




“一起哈皮?我說那Rap,叨逼叨老頭子似的!按我說,賽車!賽車那才叫真爺們。”

一群大男孩漲紅了臉,在宵夜攤大喊大叫:

“年輕的時候不斷片,留著過年嗎!”


 上海
複旦後門,特斯拉
挽著LV的女人


夜裏十點多,複旦後門很熱鬧,剛下自習的年輕男女成群結伴出來覓食。

這會兒,一輛特斯拉突然停在麵前,車裏下來一個挽著LV的女子。夜色迷醉,大家以為又是哪朵班花被高富帥送回來,這是校門前常有的戲碼。

誰知她大步流星,走到煎餅攤前:“來一塊蛋餅,多放醬,不要蔥。”

Shirley畢業十多年了,偶爾想起母校的蛋餅還是會嘴饞。



前陣子《北京女子圖鑒》大火,但Shirley明白,這種靠男人上位而又被無情打落最後奮發圖強的勵誌故事,也就電視劇裏演一演。

在分秒必爭的金融互聯網行業,隻有實力過硬才站得住腳,漂亮臉蛋離了直播抖音就不管用了。

租住在陸家嘴最好的公寓,豪車和名牌包自己掙,這就是現實生活中大女主的底氣。

至於未來會怎樣,嫁人還是一直女強人下去,35歲的Shirley暫時還沒有答案。


 長沙
臭豆腐,甜嘴巴
撒嬌女人最好命


都說湖北女人膚白貌美身材好,湖南女人卻更精明。伶俐就是例子,找個當公務員的老公,自己做淘寶賺點零花錢,順便照顧孩子。

她早就想得通透,沒有大風大浪,小日子過得舒坦。

周末夜裏,把孩子交給婆婆,她喜歡拉上老公去宵夜。



火宮殿自然是不能去的,全是遊客,司門口太吵鬧了。小倆口躲到年輕人愛去的宵夜街,從樊西巷到南門口,臭豆腐、紅燒肉、糍粑,邊走邊吃不長胖。

挽著老公的手臂,頭靠著老公的肩膀,伶俐小聲說,“婆婆今天說了,毛毛一個人玩太孤單了。”

“那咱們吃飽了趕緊回去,搞個弟弟給她玩。”


 廣州
一碟炒螺,幾鋪牌局
老男人吹水之約


四個老男人,相識廿幾年,每個月總要聚一次,用他們的話講,就是“要與老婆月經的頻率保持一致”。

吃宵夜,以前他們習慣去寶業路,而如今整條街都是“辣嘢”,冇意思。老男人轉戰江南西內街大排檔,幾支珠江純生,炒螺、炒牛河、炒油菜,就可以坐一整晚。



“啤啤佢,吹吹水,唔使理規矩。”

吹水的內容,無非是上星期又被領導懟了,兒子的托管費又漲了,結婚的羨慕離婚的,離婚的羨慕再婚的……每次都說今晚拉大隊去瀟灑皇宮,最後都是坐尾班車路過而已。

以打嘴炮為樂,以怕老婆為榮,人到中年誰沒點破事兒?吹吹水就過啦。


 蘇州
女孩不哭
喝了這碗魚羹回家吧


小巷的路燈滅了一盞,思思點開手機的夜燈,加快了腳步。今天下班遲了,要是再晚一步,賣魚羹的大叔就要收攤回家了。

大叔重新開爐,給思思熱魚羹。乍一看四下無人,留心卻能聽得陰暗處有個女孩在哭。她對電話那頭有一句沒一句地說,“不要分手好不好,做得不好我都可以改啊……”

思思心裏歎了一口氣。哎,你什麽時候才懂得,不愛你的人怎麽挽留都沒用?改一百次,不喜歡你就是不喜歡你啊。



剛走出幾步,她又折回來,把魚羹遞到女孩麵前。“早點回家吧,夜深了有壞人。”

回到家,思思把泡麵發上朋友圈,配文:但願那個女孩不要辜負我的魚羹吧。


 香港
捱世界,食碗麵
香港人越做越長命


在香港,宵夜是一頓飯,是和一日三餐同等重要的存在。

香港人實在太忙,八九點收工已是全城最早。尤其是劉華最引以為傲的服務業,一般11點才能打卡。香港人的宵夜,實則是晚飯,不吃肯定睡不著。

在內地大部分城市,宵夜是年輕人專場。但香港奇就奇在,深夜茶餐廳裏的食客,有一半以上是老人,五六十歲白了頭的都有。


  
60歲的智叔就是其中之一。香港男人要工作到65歲才能領“生果金”,相當於內地的退休金。所以,城中到處可見白了頭還在工作的老人家。

叫苦是沒有的,香港人習慣了捱世界。收工喝一杯西洋菜蜜,吃個餐蛋麵,就是對辛勞一天最大的獎賞。

智叔深信,“香港人越做越長命,有得做,做到70歲都做”。出了糧,約上工友到中環吃蛇羹,打邊爐,快活過神仙。




不知道讀完這些故事的你,是否看到了自己的影子?

我知道,愛吃宵夜的人,迷戀的肯定不止是大快朵頤時的一刻暢快,更因無法割舍那絲對人間煙火的眷戀。

貪戀夜間煙火氣,吃完三斤不後悔。

政府網 深圳噴碼機 導電布 陶粒 玻璃鋼雕塑 貼片機回收 屏幕漆 橡膠支座 配電箱 冷凍麵餅 seo 東莞模切廠家 中國製造網 重質碳酸鈣 裝修公司 三維包裝機 升降柱 長沙門麵出售